主页 > 热榜精彩 >美国汉学 >

美国汉学


摘要

哈佛燕京学社联合哈佛、燕京两所大学之缘起,学社创建哈佛燕京图书馆、东亚系之历史考查,中美双方互派学者的研究计画及哈佛与燕京大学的学社及其相关的中外名人述要、历届主任、着名华裔教授生平成就,兼及哈佛燕京之文物收藏掠影,哈佛燕京图书馆多元之馆藏、特藏及三任馆长与同仁对汉学研究贡献简史,析论在中国百年现代化的框架中,重新指涉出哈佛燕京学社卓越的独特地位,它丰富了哈佛和世界的历史文化体系,建树恢宏。
 
缘起

在东西文化交流上举足轻重的哈佛燕京学社,是由美国铝业公司创办人查理斯•马丁•霍尔(Charles Martin Hall)的遗产捐赠而建成的。
霍尔生于俄亥俄州汤普森镇一寒门传教士家庭。1885年,其以文学士毕业于奥柏林学院(Oberlin),1886年发明以电解提炼铝土,在纽约州尼加拉瀑布、宾州等地经营铝业,创建美国铝业公司。逝世。霍尔终生未娶,单身在佛罗里达州过世,遗命除将小部分财产,分给亲友及美国基督教会等(另赠三分之一与俄亥俄州奥柏林学院,六分之一赠与肯塔基之伯瑞亚学院;六分之一赠与美国传教传教士协会),并立意捐三分之一成立基金会,资助教会在亚洲兴办高等教育事业和学术研究,地区包括日本、亚洲大陆、土耳其和欧洲巴尔干半岛等。霍尔曾广受华人支持,他所收集的东方文物,如瓷器、地毯等物品皆遗赠母校。
在此之前已有美基督教公理会在1889年于中国通州成立协和大学,基督教美以美会在北京创汇文大学,1918年两校合併,成立燕京大学,1920年加入北京协和女大,校长为司徒雷登;1926年燕京大学在民国时期的教育部备案,依定规外人在华设校不得自任校长,乃延聘老翰林吴雷川出任校长,司徒为校务长,对外仍称校长,採用所谓双长制。(见燕大学生自治会所编《燕大三年》) 1921年鲁斯(Henry W. Luce)为燕京大学筹款时,就从基金会得了些捐款。五年后又赠燕京大学三十五万元,用于购买书籍,建造住宅和发电厂。
哈佛筹款主官董纳姆(W. Donham)也希望为化学.艺术等系积极争取,惜因申请不能合规(见樊书华的英文报告《哈佛燕京学社创建述要》),几经周折,只先后派华那(Langdon Warner)、杰尼(H.Jayne)等以探索研究为名,与中方北大的王近仁、陈万里等组队前往西北敦煌考察,陈毓贤在《洪业传》中提到:洪业以史坦因偷运文物赴英的教训为由,特加保护阻止,使哈佛与北大合作的想法因而受挫也只好暂停。但燕京与哈佛大学的合作关係得以确定。
其后哈佛在中国挑寻合作的六个教会大学(燕京得到一百万美元,另有几所大学岭南得七十万,金陵得三十万,华西协和得二十万,山东齐鲁得十五万,及福建协和得五万等,几个大学得到捐款者皆为合乎至少有三个教会一同合办的基督教大学的条件,所以圣约翰、沪江等基督教大学并未得到此项基金),据推论还是特别看中燕京等早与霍尔基金有联繫基础的大学,加上燕京的成就,因势利导更易于成功。
经过燕京校长司徒雷登、洪业和董纳姆的几番筹画,终于有了结果。,哈佛燕京学社正式成立。由九人董事会决策,包含伍兹(J. H. Woods)、柯立芝(C. Coolidge)等,为一独立机构。北京方面也同时成立管理委员会,据校方记载,先成立国学研究所,由陈垣任所长,并有容庚、洪业、顾颉刚等五位研究教授,办理后因为成绩未见理想,注册学生渐减。1932年改组,仿照大学管理制度,取消国学研究所名称,所长改称哈佛燕京学社北平办事处总干事,负责管理学社在北京的研究工作,并维持与哈佛燕京学社及同在中国之六个相关大学的联络。
1928至1939年首任总干事为哲学系教授博晨光(Lucius C. Porter,美裔燕大哲学教授,出身教会世家,生于天津,长于山东,毕业于耶鲁神学院,1909年开始在华教书,常返美,1922—1924年为哥伦比亚Dean Lung讲座教授,1928和1932年在哈佛)。1939年洪业(煨莲)继任,1941年梅贻宝代理校长兼任,1946年聂崇岐亦曾代理,1947年由檀香山美籍华侨陈观胜接任,至1950年告一段落。
燕大图书馆也获得经费,藏书量迅速增长,由1925年所藏一万册,到1929年的十四万册,1933年已达二十二万册。有一度曾委託哈佛燕京学社北平办事处每本书採购两份,一份留燕大图书馆,一份寄往哈佛燕京学社汉和图书馆,两得益彰。
燕大司徒雷登校长回忆说:哈佛燕京学社给了燕京大学许多实惠,其中使燕大的中国文学发展为中国大学中的最高水準;而且好些设在中国的教会大学,也因燕大得益。
有了哈佛燕京学社的经济后盾,燕京大学文史方面能聘请到权威学者:中文系有容庚(考古)、郭绍虞(文学评论)、郑振铎(中国文学史)、孙楷第(小说)、高名凯(语言音韵学);在历史系有顾颉刚(上古史)、洪业(历史方法论、基督教在中国)、张星烺(中西文化交流史)、许地山(社会宗教史)、邓之诚(中国通史)、齐思和(上古史)、聂崇歧(宋史)、陈垣(中国历史研究);日籍鸟居龙藏(考古等)。名师阵容坚强,成为中国的历史研究中心。
 
哈佛大学的哈佛燕京学社
正而名之,以哈佛、燕京两个大学为名的哈佛燕京学社,并不属于哈佛大学,但又与其有环环相扣的关係,;例如社长总是由哈佛东亚系或人类学系、历史系的教授荐选出任的。多年来可以说是关係微妙。
哈佛燕京学社用地由哈佛大学提供,原在哈佛园中威德纳总图书馆右侧的博斯屯楼(Boylston Hall)地下室,1958年搬到如今的剑桥神学街2号,是一座三层楼古典红砖建筑。学社具有专属的职员,也被视同为哈佛大学职员,但财务完全独立,由哈佛燕京学社信託委员会经营管理。
哈佛燕京学社得到霍尔基金会六百三十万美元,帐目分为两项:一为普通帐目,不受限;一为限制帐目,限制以一百九十万美元所得利息(每年八万多美元分配给所得六个教会大学,燕京配额最高,占大部分。基金并遵嘱,不得应用到宣讲传道。
哈佛燕京学社由六百三十万美元的赠与基金(现有基金已累计高达1亿美元),开源节流投资所得之孳息部分,作为每年开支:1928年先建立哈佛燕京学社汉和图书馆,藏书地点先在威德纳总图书馆98小室,再迁博斯屯楼地下室,可以称是冷落无人闻问的封尘失修死角,馆中以只有在潜水艇才用的铁质旋转窄楼梯,落差极大地连接阅览室和书库,创业维艰。
1936年创办出版《哈佛亚洲研究学报》,开设研究生奖学金。法国汉学名家伯希和推荐他的学生俄裔世族叶理绥(Serge Elisseeff)在1934-1956年担任主任及新成立的东亚系系主任,哈佛东亚研究于是蓬勃发展。
1928至1929年,伯希和及博晨光、洪业两位燕京教授被聘请到哈佛分别教授哲学和历史。洪先生曾开设“1793年以来的远东历史”等课程,许多本科大学生选修。1931至1932年博晨光(1922—1924年为哥伦比亚丁龙Dean Lung讲座教授)又开讲“中国哲学课”。
学社补助燕京大学出版学术性书刊:
一是《燕京学报》,1927至1950年每年出版两册,战时停刊,共计三十八册,发表学社所补助的研究教授之论文,前后由容庚及齐思和教授主编,学者如伯希和等皆特别称许,曾刊登过冯友兰、王国维、钱穆等一百三十位学者的论文1995年由北京大学的一群燕京校友复刊,1999年之后再度获得哈佛燕京学社津贴出版。
二是《哈佛燕京学社汉学引得》,在1930年至1950年,由洪业先生为便利学者由浩如烟海的古籍中,获得重要资料而创设引得编纂处,洪业任主任,其后由聂崇岐接办。工作人员前后逾二十人。共出版四十一种正刊、二十三种特刊,合计六十四种共八十四册,包括《春秋左传》《论语》《孟子》《汉书》《大藏经》《水经注》等古籍引得,20世纪80年代在上海重新出版。
哈佛燕京学社相关的中外名人
中国名人在哈佛留学研究者,据考查有:刘瑞恒、赵元任、胡适、梅光池、陈寅恪、汤用彤、张歆海(鑫海)、楼光来、顾泰来、俞大维、吴宓、李济、唐钺、胡正祥、陈岱孙、江泽涵、杨嘉墀、张福运、梁实秋、林语堂、张星烺、罗邦辉、秦汾、金岱、杨诠(杏佛)、宋子文、竺可桢、齐思和(致中)、翁独健、郭斌龢、範存忠、黄延毓、郑德坤、林耀华、陈观胜、杨联陞、週一良、严仁赓、任华、刘毓棠、冯秉铨、吴于廑、关淑庄、张培刚、高振衡、陈梁生、施于民、李惠林、全汉昇、梁方仲、王念祖、王伊同、蒙思明、王钟翰、谢强、邓嗣禹、王岷源、李方桂、任叔永(鸿隽)、陈衡哲、梁思成、梁思永、洪深、钱端升、贺麟、姜立夫、张炳熹、张芝联、洪业、方志彤、赵理海、胡刚複、马秉铨、丁文江、卫挺生、郭廷以、袁同礼、陈荣捷、殷海光、余英时、严耕望、董同龢、梅祖鳞、徐中约、梅仪慈、王浩、王安、贝聿铭、许倬云、汉宝德、成中英、郝延平、萧启庆、周玉寇等人,不胜枚举,多数曾经接受燕京学社资助,也重塑了哈佛大学的文化建构。
哈佛燕京学社从1929年的三四十年代起,就派遣年轻的研究生及学者赴华留学:据菲力浦•韦斯特(Philip West)研究,魏鲁男(楷)(Jams Roland Ware,1929-1932)、毕乃德(Knight Biggerstaff,1930-1935)、施维许(Earl Swisher,1931-1934)、顾立雅(Horrlee Glessner Greel,1931-1935)、蔔德(Derk Bodde,1931—1935)、费正清(Hohn King Fairbank,1932-1933)、贾天纳(Charles Sidney Gardner,1938-1939)、饶大卫(David Nelson Rowe,1935-1937)、柯立夫(Francis W.Cleaves)、李约瑟(Joseph G.Needham)、海陶玮(James R. Hightower)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Bary)、柯睿格(Edward A. Kracke,Jr)、戴德华(George Edward Taylor,1930-1932)、西克门(Laurence C.S.Sickman,1930至1935)、芮沃寿(Arthur Frederick Wright,1939-1940,1941-1947)、叶理绥(Serge Elisseeff)、史华慈(Benjamin Isadorz Schwartz)、倪维森(David Shepherd Nivison)、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费维恺(Albert Feuerwerker)、贝拉(Robert N.Bellah)等曾大多接受燕京学社资助来华研究,或辅以罗兹学者或洛克斐勒基金赴华。另有赖世和(赖肖尔,1935-1938)等赴日,后来都为美国汉学界颇有声名的亚洲学教授,如费正清被誉为美国中国研究之父。


魏鲁男(楷)、叶理绥、费正清、赖肖尔、海陶玮、柯立夫等均曾任哈佛东亚系系主任;赖世和出任哈佛燕京学社社长,在哈佛的中日研究中心以其命名;魏鲁男译释《论语》《孟子〉》《庄子》;贾天纳曾任教哈佛、宾大、哥大,后在耶鲁图书馆担任中国史顾问;诗词专家海陶玮着《中国文学题材》《韩诗外传》,与名家叶嘉莹教授合作研究诗词;蒙古史专家柯立夫,出版诠释蒙古史及伊朗史料;近代思想史名家史华慈为杜维明、李欧梵教授求学时的指导教授,着《严複与西方〉〉《中国共产主义与毛的兴起》、《共产主义与中国》《论五四运动》等。[见威斯特英文着作《燕京大学与中美关係(1916-1952)》及张凤考察]
毕乃德为华盛顿大学及康乃尔大学教授,着《中国最早的近代官办学校》等;卜德任教于宾西法尼亚大学教授中国哲学,曾译冯友兰《中国哲学史》,1948年又以傅布莱特学者再赴京,着有《北京日记》,同情中国。狄百瑞为哥伦比亚大学儒家思想专家,顾立雅为芝加哥大学知名教授,专长上古史与哲学史,着有《中国的诞生》《孔夫子其人和神话》《中国思想》等书;戴德华曾任华盛顿州大东方学院院长,擅长现代政治,着《为华北而斗争》《变化中的中国》;西克门长于中国艺术史,后任密苏里美术馆东方艺术馆馆长;芮沃寿曾任斯坦福和耶鲁大学教授,佛学哲学专家,二战期间被拘于潍县“敌侨营”,1945年释回美国;李约瑟以《中国科学史》闻名;饶大卫是耶鲁国际政治研究名家;倪维森可算是哈佛燕京学社由美国派到燕京大学的最后一位研究生,擅长中国儒学哲学思想,任教斯坦福;柯睿格任教芝加哥大学,擅长中国政治史等,着《中国遗产》《宋初文官制度》《中国思想制度》。
事实上在哈佛燕京学社成立之前,哈佛校园中就有不少中国同学社团活动,(多谢中山程焕文馆长)由裘开明馆长的老档案中寻出1919年左右的中国同学会名单,有梅光迪(安徽)、倪建候(福建)、牛惠生(江苏)、刘树梅(湖南)、孙学悟(山东)、施济元(浙江)、唐钺(福建)、唐腴卢(浙江)、祝隆德(湖北)、姜蒋佐(浙江)、卫挺生(湖北)、温毓庆(广东)、王纯焘(湖南)、何杰才(江苏)、吴宪(福建)、尹寰枢(湖南)、余文灿(广东)、杨诠(杏佛,江西)、江苏的吴旭丹为秘书,江苏的牛惠珠为副会长,CP Chow为会长。
杨诠曾于1914年,同会长任叔永(鸿隽)、赵元任(秘书)、秉志(会计)胡适、胡明複、周仁、邹秉文、过探先、金邦正等人成立“中国科学社”,杨诠是《科学》月刊的编辑部部长。
赵元任先生在1922年至1923年,曾由伍兹教授协助,申请霍尔基金,当时他正在哈佛大学开讲中国哲学,又首度在国外开中国语言课,此外他还曾开过数学、物理、哲学、心理学等,直到他应邀回清华,担任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之一。他离开哈佛时,伍兹和贺进都极力挽留,认为他是最好的学生之一,不但应留哈佛而且应回到哲学专业。赵先生1942年再度来哈佛燕京学社与王岷源等位元编纂字典及开课。
梅光迪于1915至1920年间由芝加哥的西北大学转到哈佛后,师从白璧德(Irving Babibtt),归国后任教于南开、东南大学。1922年与吴宓等创刊《学衡》他们嗜古,反对忽略古典的文学革命,致力于翻译欧西蕴积深永的重要学术文艺。因赵元任推荐其继任,于1924至1930年接任哈佛教席,其间曾于1927年度回国任中央大学代理文学院长,1936年之后任浙江大学文学院院长。着有《梅光迪文录》。
吴宓日记中把陈寅恪、汤用彤、张歆海(鑫海)、楼光来、顾泰来、俞大维和吴宓在的聚会,视为“七星聚会”一一仿法国着名文艺团体“七星社”。吴宓对梅光迪“白话文应提倡,但文言不可废”,认为不朽之论,并曾师从陈寅恪听讲,风雨不误。张歆海(鑫海)以《马修安诺德的尚古主义》为毕业论文,是哈佛同学中第一个获文学批评博士学位的清华毕业生。
哈佛同学梁实秋、林语堂虽未替《学衡》撰文,算週边,但在文学文化观念上,成为新人文主义最积极、有系统的宣传实践者。
燕京学社提供奖学金,成绩优异的学生可获得去哈佛大学攻读博士的奖学金,如历史学的齐思和(致中)、翁独健、王伊同、蒙思明、杨联升、邓嗣禹等,考古学郑德坤,日本文化与佛学有週一良,佛学与印度语言有陈观胜等。燕京研究生奖学金计画,在当年初启智识之士求学西洋,有如大旱之望云霓,能申获奖金自别有意义。
他们前后影响相互薰陶之例很多,週一良旁听陈寅恪讲魏晋南北朝史,眼前大放异彩,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悦诚服立意跟随钻研;任华週一良、吴于廑(保安)与杨联升等意气相投,40年代在哈佛组有“成志学社”,类似兄弟会;週一良治日本文史,精通梵文,写《中国的密教》论文,为汉学界、佛教史参考书目中必读;杨联升亦随陈寅恪研究两税法等。治人类学的林耀华蒙古史的翁独健,后出任中国社科院民族所正副所长;齐思和、週一良先后出任北大历史系主任。
燕京大学迁成都时,陈寅恪、李方桂两位教授亦由学社补助7000美元,支持他们的研究工作和发表论文卫挺生曾对国府财经制度有过贡献,先移居香港南洋,后定居哈佛大学附近。
在他校研究的着名学者很多也会特来哈佛演讲。起,胡适来讲学。1960年在耶鲁讲学半年的钱穆先生也于1960年春假期间,3月底曾来哈佛燕京学社演讲,讲题是“学与人”,地点就在哈佛燕京聚会厅,原挂慈禧太后像那一间,由杨联升先生翻译。1960年夏天7月27日,又同李田意、瞿同祖,以及杨联升夫妻儿女两家到赵如兰、卞学镆家中晤叙,我幸得赵教授影印留下珍贵的签名文献。
钱先生创办的新亚研究所于1955年获哈佛燕京学社资助,设奖学金,添藏书,出版学报和论文,流露浓厚的义理人情。1966年他个人又得津贴,撰述《朱子新学案》。耶鲁的雅礼学会也给了新亚大力协助。1967年至1968年专擅诗词的叶嘉莹教授年亦来访讲学。
哈佛燕京文物收藏
在剑桥镇牛津街之东,与其平行的神学街2号有着名的哈佛燕京学社,东亚系和哈佛燕京图书馆,自1958年起,由原来的博斯屯迁徙到这红砖建筑起,就有一对前代铸造的石狮子镇守大门。这对石狮是波丽•柴尔•史达(Polly Thayer Starr)太太为纪念母亲(E R Thayer)柴尔太太而由中国买来的,已经成为通往哈佛大学东亚研究心脏的象徵。


入门左向为燕京图书馆,右向是燕京学社社长办公室,正面步上大理石台阶是东亚系,楼梯左下,有18号大阶梯教室。因杜维明教授的鼓励,我们自80年代中以后,经常在那儿办文史哲学和电影演讲,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来了许多热爱中国文化和文学者与人士,由我随手命名的哈佛燕京大礼堂和“聚会厅”(Common Room)之称号不径而走,俨然成为英语世界及哈佛以中文宣讲“国学”文化及文学的道场。
哈佛燕京图书馆在裘馆长任内大力採购善本书,在1931年左右,还收藏了数件墨宝,现都高悬阅览室。他像片上方有傅增湘的题字“艺海珠英”,依次是叶恭绰题字“海外琅环”,对面还有陈宝深题字“学者山渊”,日人题字“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还有无数极为珍贵的老照片。在入门墙上,悬着的是曾任燕京文理学科科长,学养渊博的洪业相片。他似以悠然的姿态,冷眼看着他曾热情贡献过的图书馆及东亚系、燕京学社,却以哈佛燕京研究员的名义终生,显然有怀才不遇、壮志未酬之不平。
霍尔的像片还挂在社长室门外,他的像片斜左方为徐世昌题字“居今识古”,罗振玉所写“拥书权拜小诸侯”一匾,挂在图书馆长室外面对墙。很有趣的是清末皇帝的老师陈宝深以84岁高龄,还另写有对联“文明新旧能相益,心理东西本自同”,悬于聚会厅,它的位置恰恰好,是大家喜欢对着照像的文雅背景。此联的对面墙上,有幅慈禧太后像,是大家拍照的最爱。可是1992年至1997年,哈佛为保护文物,存挂到福格博物馆图书馆去了。图书馆馆长的第二任馆长吴文津,曾说起太后像是因1907年圣鹿邑(St.Louis)万国博览会,希望展出各国元首的画像,于是慈禧请美国画家胡博华士(Hubert Vas)所作。博览会后,先被纽英伦的收藏家温耍(Winthrop)保有,然后才与其他文物同捐哈佛,有好一段时间此画与我们同在,因此又设法将画像索回,高挂于书库入门,想与她接近地合影,似已不大容易。后又因怕光线损毁,此画于2000年再度成为哈佛保护文物,存回福格博物馆。


中国文物在哈佛甚多,艺术系及各博物馆都有哈佛东亚学问研究,分门别类也很广,如考古、地质、音乐、宗教、建筑、医卫、科学史等,都带上一抹中国色彩。好比在纪念大堂当中,东堂有一双层五叶扇形的半圆桑德斯剧场,可供上课、音乐会、节庆、展览、毕业校友重聚等重要时刻也在发挥作用。例如,杜维明教授开讲七八百学生的核心课程“儒家伦理”;各国政要或文艺名人等来哈佛演讲;马友友等名家或校方乐团的演奏会,校外各种音乐社团的演出,包含我参加过的大波士顿区中华文化协会合唱团,演出就租赁(或借用)此地。
九个博物馆,或多或少展出中国文物,以及各古文明如玛雅文明等各类展出。亚诺(Arnold)等七个植物园,都移植了槐树等数百中国品种的植物,在植物园中流连思乡徜徉,赏心悦目。
在1936年中国的哈佛同学会(胡适、宋子文、林语堂等人参加此活动,而吴文藻代表燕京大学)曾送了一尊似狮似麟的驼碑吉兽华表,立于博斯屯馆前原址,庆祝美国哈佛大学建校300年纪念,上刻四百多个汉字,立于博斯屯馆原址前,多年的雨打日晒中,风化斑驳,几乎失去了刻字及棱角,哈佛大学每年冬天便将碑包裹起来加以保护。其文如下:
美国哈佛三百年纪念
文化为国家之命脉,国家之所以兴也繇于文化;而文化之所以盛,也实繇于学。深识远见之士,知立国之本必亟以兴学为先。创始也艰,自是光大而扩充之,而其文化之宏,往往收效于数百年间而勿替。是说也,征之于美国哈佛大学,滋益信之矣。哈佛约翰先生于300年前,由英之美,讲学于波士顿市,嗣在剑桥建设大学,即以哈佛名之,规制崇闳,学科美备,因而人才辈出,为世界有名之学府,与美国之国运争荣。哈佛先生之深识远见,其有造于国家之文化大矣,我国为东方文化古国,然世运推移,日新月异,志学之士複负笈海外,以求深造。近三十年来,就学于哈佛,学成归国服务于国家社会者,先后几达千人,可云极盛。今届母校成立300年纪念之期,同人等感念沾溉启迪之功,不能无所奉献,自兹以往,当见两国文化愈益沟通,必更光大扩充之,使国家之兴盛,得随学问之进境以增隆,斯则同人等之所馨香以祝而永永纪念不忘者尔。
西曆1936年9月,哈佛中国留学生全体同学敬立
至14日,时任校长桑默(L.Summers)率领十多位教授包含杜维明、萧庆伦等历史、公共卫生、法律、人类等各行学者访问中国,会晤国家主席及亚洲校友,并参观长城,在清华还宣布甘迺迪政府学院为中国培训公职人员等合作计画。而前任鲁丹斯丁校长是哈佛建校以来第一位访问中国的在任校长,中国留学生在哈佛现约有六百人。
 
哈佛东亚系的开创


哈佛中国学的开创,最早可以上溯到1879年至1882年戈鲲化的特别中文课程,1921年至1923年赵元任先生应邀去哲学系教中国语言和哲学;继任有梅光迪于20世纪30年代在哈佛任教,1929年时洪业、博晨光、伯希和等人开课授业。当时的哈佛大学只渴慕研究中国古代学问,开的课程不持续,且无铭刻注记纤细不遗之史录文献。
常春藤盟校过去只重视中国古典文史,到1936年费正清进入哈佛任教,稍有转变,才开始聚焦于近代中国。1986年,由台大请来王德威教授,哈佛才有讲授中国近现代文学的起点。他曾转任哥大,担任讲座教授及两任系主任,2004年应邀返回哈佛演讲任教。
现任哈佛大学负责先进学习部门副教务长,1998年时任系主任的中国中古思想史讲座教授包弼德(Petter K.Bol)代读我所查得的不得对外公开的老档案(因含各教职员薪水属个人隐秘),后来信见告:1940至1941年东亚语言系的字样首度出现在系中年度目录(1940—1941Catalogue)上。
东亚语言系于1940年左右成为文理学院的一系,时间虽不明确,但亦相去不远,经费皆由哈佛燕京学社提供,直到1950年代末期,才由哈佛大学接管(紧接着有哥大、耶鲁、加大伯克莱等学校设立了东亚系)。1972年之后才改成东亚语言文明系。前此仅在教职员工会议提到过,曾投票创立一个东亚语言部门,但很不恰当地隶属闪族语言历史系。后又在教职员工会议上提到东亚语言部门和东亚语言系。
印证此事可参照赵元任教授1942年开授中国方言、粤语课程,并在1943-1944年参与美国军队特殊训练计画,由陆军战略服务处委託大学开办中日语训练班,每年派遣来哈佛的100多个官兵,接受为期10个月的速成中国话(北京话和粤语),当时还是学生的赵元任女儿赵如兰及杨联升、卞学镆、週一良等,都曾兼任训练班助教。


1944年10月到1945年6月,胡适曾来哈佛开讲八个月的《中国思想史》等课程。20世纪40年代后期,洪业先生和聂崇岐都开过“中国目录学”等课程。哈佛大学对汉学有其热心,但在早年相关的组织结构却相当薄弱。
杨联陞破天荒地在1947年成为哈佛首位的华裔助理教授,并于1951年升任副教授,1958年升正教授,1965年他几乎被请到密西根去,哈佛大学以讲座教授之职极力挽留,遂成为头一个荣膺哈佛燕京讲座教授的华裔。
这位在学术界被公认为启沃西方汉学的名师,和后来任教柏克莱加大的音韵语言学大师赵元任及其长女赵如兰,与李欧梵及在哈佛的陆惠风和商伟等教授,都曾在哈佛读得博士学位。在艺术系任教的汪悦进和已去芝加哥大学的巫鸿教授,原来都是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转申请为系中研究生。
普大东亚系的高友工教授,与赵如兰、张灏、劳延煊、陆惠风等位教授皆为同门受教于导师杨联陞教授的哈佛同学。
在哈佛人类学系1981年至1984年兼任系主任,1985年至1988年兼任哈佛东亚谘议委员会主任的哈佛赫德荪(Hudson)考古讲座教授,曾任台湾“中研院”副院长的张光直教授是哈佛博土;于1983年至1986年曾任哈佛大学宗教研究委员会主任、1986年至1989年兼任哈佛东亚语言与文明系系主任并于1988年荣膺美国人文科学院哲学组院士;自1996年起出任哈佛燕京学社社长的哲学思想史教授杜维明,于1999年荣膺哈佛燕京中国历史及哲学与儒家研究讲座教授,此教席为英语世界里第一次以“儒学研究”命名的讲座教授,此项荣誉亦为华裔的第一遭。
曾获院长提名在东亚系兼任族裔研究计画主席和当选台湾“中研院”中国现代文学院士的李欧梵教授,及于1991年至1997年任耶鲁东亚系系主任、擅以女性主义角度评论诗词的、曾经的研究所所长孙康宜教授(高友工教授的学生),常到哈佛燕京学社研究,不时在《哈佛亚洲研究学报》发表论文。在哥伦比亚大学兼任东亚系系主任丁龙(Dean Lung)讲座教授王德威是哈佛大学第一位中国近现代文学教授,曾于1986年至1990年任教于哈佛,2004年起再度以哈佛大学Edward C.Henderson讲座教授任教于哈佛,自2008年起担任哈佛燕京学社的九人委员会委员。他们在各长春藤盟校的地位,又多被誉为“百年以来华裔第一人”,真是华人之光。
哈佛充裕庞大的财源,有助于罗致本身具有引领教化超拔能力的学者。哈佛汉学领域,也以高瞻的优势向各名校延揽挖角。20世纪中从欧洲敦聘汉学家,如伯希和得意门生叶理绥(Serge Elisseeff),及以后来的韩南、包弼德、伊维德(Wilt Idema)等人;又请来上述当代华裔汉学精英人物,如20世纪中叶之后的杨联升、梅祖麟、王浩等,以及现在的王德威、汪悦进、李惠仪、田晓菲、李洁等人。其中张光直教授,是由耶鲁请回来的;杜维明教授、李欧梵教授,是由加州大学各名校区移帐而来;明清文学专家李惠仪教授由普大请来,田晓菲则由康奈尔大学来...
哈佛燕京学社对东亚系、赖肖尔中心、费正清中心、韩国中心以及广纳南亚、中亚的亚洲中心(成立于1998年),均有长期的支持,其焦点大多集中在当代政治社会制度等方面。
 
哈佛燕京学社指定荐举之大学及机构


哈佛燕京学社资助採取单位推荐制。学社依据其教学优异与否、研究和出版条件指定荐举之大学及机构:由指定荐举之大学及机构,于每年夏天左右推荐所属访问学者、研究讲师、博士学者候选人的申请资料,现在年龄限制已经鬆动,秋季左右由社长或指定代表,在当地面谈。哈佛委员会研究商议之后,年底耶诞节前决定邀请名单。
哈佛燕京学社指定荐举之大学及机构常因评估而变动:
中国大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浙江大学、四川大学、吉林大学、山东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等等。
香港: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大学。
台湾:台湾大学、台湾师範大学、台湾“清华大学”、台湾“中研院”。
其他国家日本、韩国、越南、泰国、新加坡和印度等均有指定荐举之机构。但巴尔干、土耳其区域尚未正式列人。
哈佛燕京学社历任社长
首任社长  叶理绥(Serge Elisseeff)教授,1934-1956年。
叶理绥教授是至今任期最长的社长,哈佛燕京学社起头的二十二年全由其掌舵
哈佛燕京学社,原计划聘请法国汉学名家伯希和,他却推荐了得意门生、法籍俄裔世族叶理绥(日文名英利世夫)担任社长。
叶理绥教授生于1889年,出身于俄国列宁格勒世家,其家族原是俄国有名的大食品东家。他曾在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学语言,日俄战争时期赴日(1908-1914);从芳贺矢一、藤村作等人研究日本文学,成为东京帝国大学首位文学科西洋毕业生;十月革命后归化定居巴黎,为伯希和门生,通日、法英、德语,纯熟流利,关于日本语言学、文学戏剧、音乐、艺术的知识都能左右逢源,并可阅读汉语古籍,生性诙谐,又有引人入胜的口才,在任内倡建东亚语言系,新成立后任东亚系系主任,1956年由社长退休专任教授,1957返回法国,1975年逝世。
1936年叶理绥创办刊印了首期《哈佛亚洲研究学报》,他是主编,到1956年第19期转手,并列其他教授为编委,学社经援。至今继续每年出刊两期,早成为美国研究东亚人文面的炙手可热的学刊代表。
另外叶理绥还开创了两种系列丛书:在1935年的哈佛燕京学社专论系列丛书,内容包含东亚的人文、历史、诗词、文学宗教思想分门别类之论者,持续出版了五十本以上。1950年之后,开始印行哈佛燕京学社研究系列丛书,包含结集特殊主题的论文集。这系列丛书,均假手哈佛大学出版社印行。
第二任社长  赖世和(Edwin O.Reischauer),1956-1963年。
赖世和(或音译赖肖尔)教授,其父亲为赴日的基督教长老会传教士。赖世和1910年生于日本,十六岁之前的早年岁月在日度过,1931年毕业于美国欧柏林学院,1932年得哈佛硕士,1933至1938年得哈佛燕京学社奖学金,在法、日、中等国研究日本语言和历史,1939年以古代中日关係史的研究获得哈佛博士学位他是叶理绥的学生,亦曾任东亚系教授,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加入美国陆军部,担任日本电讯密码解读工作,战后回哈佛任教,担任日本语言和历史课程。
1961年应甘迺迪总统之邀,担任驻日大使,时值日本因签订美日安保条约而反美情绪高涨,他以日本研究者、日本通的身份,替战后美日关係化解了严重危机。担任驻日大使期间两年,社长职务由副社长巴斯特代理。1963年卸任后,仍回哈佛从事研究工作,着有《日本一一过去与现在》《合众国与日本》等专门着作,对推展哈佛亚洲研究颇有贡献。
赖世和把原在哈佛园的哈佛燕京图书馆搬到现址,并调整哈佛燕京学社财务,将东亚系归属到哈佛大学旗下,在他任内日本学者来访研究频繁,华裔张光直、赵如兰、余英时教授皆于其任内得学社奖学金,攻得博士。哈佛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以其名命名。
第三任社长  裴泽(John Pelzel),1963-1976年。
裴泽是哈佛人类系教授,也是日本皇权和社会结构的专家。他精通以有力可信赖的田野考查,其演讲和讲稿把日本的社会结构分析得洞彻明晰。
在担任社长前,二战之后裴泽就由学社资助,设立日韩、台湾、香港系列的研究评议会,日后各国和地区经济起飞,才决定不再经援,停止这项资助。
1965年因裴泽社长的提案,1966年起实施合作研究学者计画:已有声望的哈佛教授可以提名邀请一位亚洲同行,访问哈佛一年,共同开讲座,开展研究计画、翻译工作等,如1967年至1968年台大邀来的上古史权威许倬云教授;学者和研究生奖学金仍依常规,如郝延平教授在1963年至1965年获得了哈佛的奖学金,其博士论文研究的是19世纪的广东买办商行,毕业后任教于田纳西大学。
哈佛燕京学社在亚美学术交流上,提供数百学者来访,他们回国后出版大量的学术,慎重地考查和正面评估多彩的亚洲文化舞台。
裴泽任内,哈佛燕京学社与哈佛大学双方达成合作和经费协议:建成赖肖尔研究中心,校方全力支持已经由1965年改名的哈佛燕京图书馆及支付哈佛东亚语言文明系常费学社得以将大宗经费挪用为交换学者计画。
第四任社长  克雷格(Albert Craig),1976-1987年。
克雷格得赖世和真传,曾与导师赖世和及费正清共同撰写《东亚传统和转型》,这本书从1958年出版上册以来,一直是大学中奉为圭臬的东亚教科书他本人以研究日本近代史、明治维新时期历史知名在经验过美国的反共反战东南亚的越战、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之后,他将哈佛燕京学社定位挽回到平顺,以沉稳宽容的态度,重新複归学术研究的初衷。
他于1977年再将早期学社的研究讲师计画,重铸为崭新的博士奖学金计画。因1960年代学社缩减给欧美研究生的奖学金,到1970年代全都颁发给亚洲学生,据他亲往经济成长的亚洲国家考察,学界的年轻讲师获奖学金到哈佛或美国其他大学深造的博士回国任教后效果良好。
1981年副社长艾迪•贝克(Edward Baker)加入,接替退休的前任巴斯特。贝克先生在耶鲁得到法律博士后,曾参加和平军团在韩国服务,与金大中总统相熟,他是韩国事务高手,并曾往越南方面拓展研究,为学社尽心服务了二十二年才退休,之后由Peter Kelly接手了一段不长的时间。
第五任社长  韩南(Patrick Dewes Hanan),1987-1996年。
韩南教授,1927年生于纽西兰,1948年纽西兰大学学士,1949年纽西兰大学硕士,1953年伦敦大学硕士,1960年伦敦大学博士,先任教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后任教斯坦福大学,1968年起任哈佛大学东亚系中国古典文学教授并兼任系主任,1998年起并为哈佛大学卫特汤玛斯(Victor S.Thomas)讲座教授,1995年起为南京大学合作教授。和蔼可亲的韩南教授,1997年退休,2014年病故,终年八十七岁。身为中国古典小说专家的他也是哈佛燕京学社第一位研究中国学的社长。
韩南教授在任内,于1989年建立访问研究讲师计画,专供成为讲师的博士候选人,提供这些二三十岁的学者出国赴美进修发展,在哈佛学习一年,让他们有机会在校园中接触哈佛大学的学者和学生现为最热门的计画之一。
韩南教授谨慎地继续其他原有计划,安度困难时期,如博士奖学金计画又与三联书店在1991年签约出版一系列的《三联哈佛燕京学术丛书》,以提振二战后哈佛燕京学社在中国出版学术书籍日趋低迷的情况,1993年出版第一本。
第六任社长  杜维明  1996-2008年。
杜维明教授的确是当代新儒家第三代的代表人物之一。,他邀请我参与其社长照片高悬哈佛燕京学社门楣仪式,首见华人在哈佛大学光耀门楣,感慨万千。
他任教至2010年,七十岁庆生后荣退。现转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
杜教授担任社长后,被誉为不可置信地强化了学社的威力在明智的决策下,果然像他所预期的那样将燕京学社转变为更兴旺耀眼、创造开放的一个学社。
 
第七任社长  裴宜理(Elizabeth Perry),2008—至今。
裴宜理,是哈佛亨利•罗素夫斯基(H. Rosovsky)政治学讲座教授、中国领域的比较政治专家。作为美国人文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和古根汉姆奖学金获得者,裴宜理教授在众多主要学术期刊担任编委会成员,还在六所中国大学获得荣誉教授职位并出任亚洲研究协会的主席。裴宜理教授的研究关注当代中国的草根政治与游行,已有着作包括《北方中国的叛乱与革命(1845年至1945)》(1980)、《后毛泽东时代的政治经济改革》(1985)、《现代中国的政治文化和民众游行》(1992)、《“单位”:比较历史角度下的改变中的中国工作环境》(1997)、《当代中国草根政治》(2007)、《毛氏影响:中国特色统治的政治基础》(2011),以及《安源:中弄过的改革传统》(即将出版);其着作《上海罢工:中国劳工政治》(1993)曾获美国历史协会的约翰费正清奖。
哈佛燕京图书馆
哈佛燕京图书馆是西方世界规模最大的大学东亚图书馆。燕京图书馆不但有一百四十多万册书的馆藏,包含中、日、韩、越等国及蒙、满、藏、纳西等文字,还有报刊、微卷、胶片等多种资料库等。这个研究图书馆的收藏很重视要点,如当代第一手史料,如“文革”等政治事件史料文件、小册子大字报、传单、录音、像片、录影•甚至衣物,有记载长征史实最早的文献《红军长征记》朱德签名本,胡汉民、蒋廷黻、鲁迅胡适手稿等数十种,20世纪政党珍贵图书文物稀有物件。另有当代文学文化的收藏如纪刚、鹿桥(吴纳孙)、赵淑侠、陈若曦、廖辉英等几十位的手稿。
馆藏最有特色的是各地的方志、丛书及珍藏宋元明清善本、钞本、拓本、法帖等,有不少孤本,为西方大学图书馆之冠。
走进哈佛燕京图书馆,即可见一帧像片,这就是身着清朝服饰的戈鲲化。在中美文化交流史上,戈鲲化是首位应聘赴美的中文教师,据收藏哈佛历史档案的溥西图书馆资料记载:戈鲲化,1835年生人,徽州(今歙县)人士,知府候选,曾供职沪甯英美领馆,久居宁波十五年。1879年,被遴选到哈佛开课。
正因开设中文课程,哈佛始购中文书,约四千五百册。(哥伦比亚大学收藏自1902年起;欧洲国家收藏中国书籍更早,如英国牛津始于1604年)而哈佛大学早有一些喜爱日本思想艺术的教授如伍兹(J.H.Woods)及医学院毕业的碧歌楼(W.S.Bigelow)等,1914年哈佛来了两位东京帝大的教授服部宇之吉(Hattori Unokichi)和姊崎正治(Anesaki Masaharu),由于二位讲学研究而捐赠的日文书亦有一千六百册左右。
这些收藏在1910年由哈佛大学图书馆主任科立芝(C.Coolidge)统管。他个人因授亚洲历史课程,也收集了一些西文亚洲历史书籍。
1928年,哈佛燕京学社成立,并创立“哈佛燕京学社和汉和图书馆”,接收了哈佛所藏的亚洲书籍,并请正做整理工作的农业经济研究所学者裘开明博士担任馆长。
裘博士是第一位被聘为美国东亚图书馆馆长的中国人,到目前为止,也是任期最长的一位。裘馆长在任内大力採购书籍,曾数度亲往北京监督,购得许多善本书,辛勤地为馆操劳约四十年,草创基业功不可没,所创裘氏汉和图书分类法,据赖永祥先生考查此法曾为二十五所外国图书馆使用。1965年,裘馆长退休后,交棒给斯坦福东亚图书馆聘来的吴文津馆长,1998年由加大洛杉矶分校东亚图书馆郑炯文馆长接任第三任馆长。
早期馆内藏书,主要着眼于汉学方面,以中日文为主;20世纪50年代开始收韩文书,此后也收入满、蒙、藏、越文的书籍,西文书籍均逐渐丰富。
1965年,正式更名哈佛燕京图书馆,1976年转隶哈佛大学图书馆系统,并开始筹募经费,发展馆务,积极加强近代及当代资料之搜集,与古典资料并驾齐驱。目前哈佛燕京图书馆为欧美大学东亚图书馆之冠,也是世界汉学研究和东亚问题研究的资料重镇。藏书之丰仅次于国家管理的美国国会图书馆。
馆中历年向中日韩及港台地区订购包罗万象的书籍,到2013年为止,藏书共有1037411册,计有:汉语815532册,日文340132册,韩文171579册,西文51545册,越南文22131册,藏文4265册,满文3455册,蒙文494册;期刊10127种;117251种微卷微片;报纸29种,及多种资料库。
为便利各地学者起见,1986年,在担任副馆长20年的赖永祥先生(原台大图书馆系系主任)主编下,先将近百万张中日目录卡,由纽约嘉兰出版公司刊印七十二册,韩文目录在1980年即已出版。
1989年初,编目自动化开始,中日韩西文目录资料均输入OCLC CJK资料库,亦转入哈佛大学图书馆电脑系统存档备查,2001年已完成将全馆目录卡片逐步变为机读格式,以应读者需要。
1996年赖先生退休后,由国会图书馆请来的林国强博士接任,曾多次讲授编目课程,令人获益良多。藏书之中,特色亦複不少,中国传统地方誌藏量多达四千种,数年前,大陆所出的《新方志》,凡能採购者亦已收藏,有些已不易在中国寻得。馆藏中,各种类书共计一千五百种,六万余册特藏中有宋版十五种、元版二十五种,明版一千三百二十八种、清乾隆时期前之版本有一千九百六十四种,另有抄稿本一千二百一十五种、拓片五百余张、法帖三十六种(三百零一册)。其中有不少在国内已失传的秘本,是向日本或中国藏书家如齐耀林昆仲、齐如山哲嗣等处购得。珍本如1036年的宋刻本《纂图互注扬子法言》,1085年宋朝元丰年起刻的崇甯万寿大藏本《六度集经》,1208年宋刻《汉书》残本,1581年的《世说新语》四色套印版本,1728年印成的类书巨着《古今图书集成》,是铜活字版本,《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是宋代单刻,《齐世子灌园记》《鼎刻江湖曆览杜骗新书》为明代单刻,另外蒙文、藏文佛经,以及云南纳西族的图书文字,均属举世罕见。
据1992年受聘担任编纂馆内中文善本书志和主管善本书的沈津先生调查,馆藏的一千余部抄本,应为全美第一。《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书志》出版后,已成为一部极有价值的参考工具书。沈津2011年退休,由王系女士管理。
哈佛大学是一个十分传统保守的学府,有石狮守门的燕京图书馆,虽经历迁徙,并未能拓展多少空间。20世纪90年代才装置活动书架,其余馆内设备原是老式,郑炯文馆长逐渐改置装新,全馆部门自动化。为收集电子资讯资源,首先向哈佛大学编目网页引进东亚字体,创设系统检索档案,文献保存,善本书编目及进行6万张珍藏像片数位化编目。郑馆长还设立交换学者馆员计画,鼓励馆员发挥所长进行外访交流,由郑馆长带领走出去参与相关会议,申请经费完成有帮助的计画;建立资源资讯互惠,并加强罗致特藏如志书等,并增加出版。郑馆长与杜维明社长同有“知识为天下公器”之观念,精选六十七种罕见珍本,在2003年与广西师範大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合作编印《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彙刊》,属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所编重刊书,曾得到国家图书首奖;并继续出版哈佛燕京图书馆书目丛刊:尹忠男和金成焕编《燕京图书馆韩国贵重本解题》,铃木淳和山田久仁子编《燕京图书馆的日本古籍》,向龙洋编《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民国时期图书总目》及《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民国文献丛刊》,张美兰编《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晚清民间新教传教士中文译着目录提要》,李丹编《 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国旧方志目录》,方秀洁和伊维德编《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明清妇女着述彙刊》等;计画将一万六千部线装书(非善本书)的目录编印为《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古籍目录》;出版哈佛燕京图书馆学术丛刊,包含策划《裘开明传》的书写,等等。郑馆长更常留神图书馆藏之运用及扩展。
哈佛燕京图书馆更能以实实在在的库藏文献典籍,吸引远近学者,知识的力量的确无限。图书馆近常获得赠送签名着作,除通过我和作协赠书外,或有团体赠书,如1998年由蒋子龙、扎西达娃、向前、冰淩、周蕊、宋晓亮等人代表四百多位华裔作家赠书给哈佛、耶鲁、哥伦比亚大学,克然(Nancy Cline)总馆长和郑炯文馆长在仪式中受赠致辞;并由李欧梵教授与我主办一场文学座谈圆成这次“中国文学的丝路之旅”。2011年又有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淩鼎年、冰峰、冰淩、林美兰等代表微型小说作家赠书;1999年获冯国经先生赠文渊阁四库全书电子版开放搜索等许多重要赠予。
哈佛图书馆华裔人才辈出。
哈佛大学图书馆已退休的总馆长冯彦米、原任职商学院生化和分子生物系王倬教授太太黄淑兰、原在视觉收藏掌一方天地的金樱(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东方部主任吴同太太)、鲁贝尔亚洲艺术研究图书馆馆长林衍秀(物理专家赵昌炽太太)等都是个中佼佼者。
哈佛燕京图书馆经过于镜宇(震寰)、冯汉骥(曾为湖北图书馆主任),以及刘楷贤、赖永祥、陶任简、陆秀、黄星辉、戴廉、朱宝梁等前辈先后襄助裘、吴两位馆长,现在更有好多位图书馆专家,如马小鹤、杨丽瑄、邱玉芬、王系、王蔼牧悉心辅佐郑炯文馆长分门别类执掌推进馆务,对汉学的研究贡献,实在功劳卓着。感谢郑馆长和主管杨丽瑄、马小鹤、林希文和同事张良玉等人对我写作材料的指点。
哈佛大学除哈佛燕京图书馆外,其他如东亚资料中心(包含费正清中心图书馆和当代日本文献中心、韩国中心等),皆是针对东亚的。哈佛其他图书馆也有东亚收藏,如国际法学研究中心也有东亚法学研究典藏;艺术系图书馆和鲁贝尔亚洲艺术研究图书馆存有东方艺术收藏品;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新展馆的展览空间比原有的三个馆加起来还多了百分之四十,拥有二十五万件藏品,包括东亚典藏如慈溪画像等。威德纳总馆更广备南亚、东南亚、中亚藏书并有藏放西藏书籍的散斯克图书馆的;在拉蒙图书馆藏放的政府文献、微卷外国报纸,以及蒲赛图书馆的哈佛大学地图收藏部,均有东亚收藏。
2003年哈佛燕京学社和燕京图书馆,曾在10月16至18日同时欢庆75周年,由哈佛燕京图书馆郑馆长主办欢庆七十五周年的学术研讨会,以“东亚书史:图书资料与学术的关係”为主题,邀请各地着名汉学学者、图书馆馆长发表论文共十八篇,会后出版了论文集,以兹庆祝。
哈佛燕京学社与其创建的哈佛燕京图书馆、东亚系,渐次展开中美双方互派学者的研究计画,自1928年来,充实了燕京大学,燕京大学虽在20世纪50年代遭整合,但哈佛燕京学社却依然好风凭藉力地营造出充盈的成果。在中国百年现代化的西化框架中,重新指涉出卓越的独特地位,其也算历经兴衰更替、沧海桑田,几经消长,一言以蔽之,总归拓广增益不断注入活水,丰富了哈佛和世界的历史文化体系,跨过世纪,建树恢宏。

网路编辑 / 张功福


上一篇: 下一篇:

藤原浩惊豔曝光 fragment design x Conv

藤原浩感.Nike Free Mercurial Super

藤原浩抢先公开 ” FLOWER HUDDLE 2 ” 花卉

藤原浩携手 Stussy 打造 the POOL aoyam

藤原浩携手泷泽伸介!带动日本潮流文化的顶尖推手合作!藤原浩亲

藤原浩教父再次发功! fragment design x C

申博占成合作|农村项目|方面动态|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水浒传可提现游戏平台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人巴黎人app